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全国优秀女法官魏佩琴

2017-10-10 18:0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38| 评论: 0

摘要: 把握分寸 注重调解艺术  魏佩琴从事的基层法庭审判工作,涉及的案件大都是婚姻、家庭、邻里关系等一些别人看来很小的纠纷,但她都坚持公平公正,还能让当事人胜败皆服。她认为,调解是一门艺术,法官可以根据 ...

全国优秀女法官魏佩琴

 2008年一开春,榆中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魏佩琴被评为“全国优秀女法官”,成为此次我省唯一获此称号的法官。

  听说获了这么高的荣誉,魏佩琴有些吃惊:“我又没办过什么大案子。一天看上去忙忙碌碌的,办的可都是鸡毛蒜皮的小案子。”吃惊归吃惊,还是没往心里去。

  魏佩琴没往心里去,可高兴坏了张家河的刘福财、徐家营的马文贵、金家圈的孙菊芳还有北关村的牛福蓝……这些庄稼人打官司时,都遇到了女法官魏佩琴。他们说,魏法官不像个法官,倒像个替你分忧解难的好姐妹。

  刘老汉的借款纠纷

  和平镇张家河的刘福财今年66岁,活了大半辈子,刘老汉没想过要进法院门。

  2005年的一天,刘老汉的女儿哭着回到娘家,说自己活不下去了,哭闹着要喝老鼠药寻死。原来,刘老汉女儿的房本被人借去从银行贷了5万元,银行现在找上门了,连本带利已经6万多块钱了。刘老汉闷了半响说:“法院门我没进过,但咱要靠政府是不会错的。”丢下这句话,刘老汉走进榆中县法院,见到了魏法官。

  当时担任民事审判二庭庭长的魏佩琴一听就明白了,可这官司打起来很麻烦。刘老汉和他的女儿甚至不知道是谁用自家的房本作了抵押。告谁呢?没有任何证据,没有任何线索。

  刘老汉啰啰嗦嗦、唠唠叨叨说这些事的时候,魏佩琴一直很认真地听着。说到激动处,刘福财说不下去了,眼泪就要往下掉,魏佩琴将一杯热茶递到刘福财手里,轻声说:“老人家,您别急,坐下慢慢说。”

  在魏佩琴的努力和调解下,找到了真正的贷款人,刘福财的借款纠纷案不到一个月得到了圆满解决。刘老汉一家感激得不得了,想感谢一下魏佩琴。

  “你家在哪儿住?”刘老汉不止一次问魏佩琴。

  “我家就在法院呢。只要合情合理合法,你就随时随地找我来。”魏佩琴总是笑吟吟地回答。

  “人都有个心呢,我请你吃个饭吧!”刘老汉有些不甘心。

  “办案子是我的责任。您这么大年龄,就是我的长辈,哪能吃您的饭。”魏佩琴还是笑吟吟地。

  此后,刘老汉成了村里的义务“普法宣传员”,谁家遇到和法律沾边的事,他都要义不容辞地去劝解:“要相信政府呢!法院我认识个魏法官,找她打官司不会错。”

  马文贵的土地补偿案

  和平镇徐家营的马文贵因为土地补偿问题,和村干部发生很大分歧。十多年了,问题没得到解决,怨越结越深。

  “我要把他宰掉呢!”马文贵在自家院里磨刀霍霍,准备对“仇人”下手。马文贵的母亲抱着儿子的腿,哭着不肯撒手……

  一家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刘福财进了门,“可不敢呢!要依靠政府。县法院有个魏法官,人好得很。”刘老汉把自己的经历又说了一遍。

  “那我试一下。”马文贵放下刀子,去了法院。回来对刘老汉说,“罢咧!罢咧!瞎子点灯白费蜡,我一个男人十多年都弄不清楚的事,她一个女的哪行?”就是马文贵不那么信任的这个弱女子,磨破了嘴皮、跑断了腿,用了不到20天时间,替马文贵讨回了8万元土地补偿款。

  马文贵一下子心服口服:“这女法官干散得很,办个事让人心里舒坦。”
    孙菊芳的离婚案

  孙菊芳到法院闹离婚是13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,她的丈夫打麻将赌博,打工挣的钱一分也不拿回家。孙菊芳拖着一儿一女,守着一贫如洗的家,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。

  魏佩琴看着一左一右揪着孙菊芳衣角哭成泪人的两个孩子,说:“咱先调解吧,他要改,就给他个机会;要不改,再起诉离婚,你看行不?”孙菊芳点头答应。又是一次次苦口婆心地调解。丈夫写下了保证书,孙菊芳的离婚念头有了松动,半年后,两口子和好如初。

  2008年春天的一个晌午,阳光照在孙菊芳脸上,她的身后是9间亮堂堂的新房,门上的春联依旧红艳艳,“千春万春满院春,五福十福全家福”。孙菊芳关掉不时响起的手机铃声,笑了:“这么好的房子,这么好的家,要不是魏法官,我们一家人不得团圆,娃娃们怕也学坏了。”

  “当时要离了,现在哪能享受上这生活?是魏法官帮了忙。”孙菊芳说自己要“补心”,十多年了,孙菊芳每年都要做双鞋垫送给魏佩琴。魏佩琴忙,有时送不到手里,但孙菊芳坚持做、坚持送。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,孙菊芳又去了法院,要送给魏佩琴两斤清油。魏佩琴不收也劝她不要等,可孙菊芳还是执着地站在法院门口等了很久……

  牛福蓝的合伙纠纷案

  十年前,城关镇北关村的牛福蓝与人合办磷肥加工厂,发生纠纷后,被合伙人告到了法院。

  听说被人告了,牛福蓝着了急,在法院和一名法官吵起来。魏佩琴走进来,把她拉到一边,又递过来一瓶饮料,劝她“你有啥苦处慢慢说”。

  “坐我身边的不像个法官,像个替你分忧解难的姐妹。”魏佩琴将法律知识用最通俗的语言讲给牛福蓝听,牛福蓝听懂了,不生气了。后来,这个案子移交到了中院,但牛福蓝还是忘不了魏佩琴,“魏法官太懂老百姓的苦处了,她的话就像从我心上走了一遍”。

  2003年,牛福蓝侄女的离婚案又打到了魏佩琴跟前。那段时间,她的侄女带着7岁的女儿,一次次被丈夫深夜赶出家门流落街头,不得不求助“110”。魏佩琴知道后,红了眼圈,悄悄拿出5000元钱给牛福蓝的侄女在县城开了家服装店,让娘俩有个容身之处。

  “到现在,这钱我侄女也没还上。”牛福蓝说自己和魏佩琴结下的情不一般,“过年过节就想割块肉、送袋面,可到现在也没送上”。

  魏佩琴不只不收牛福蓝的“礼”,所有当事人的财物,她都不会收。有人坚持要送,她就开玩笑说:“你这是给我一次性买断工龄呢!”

  从书记员到庭长再到副院长,在法院工作19年,45岁的魏佩琴办了1800多件案子,上诉率不到0.2%。魏佩琴说自己办的都是“离婚呀打架呀鸡毛蒜皮的小案子”,大多当事人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。可当事人都记得她,他们说,“魏法官评上全国优秀女法官,是我们老百姓多年的心愿。”

QQ|Archiver|小黑屋|福建雷竞技raybet文化网 (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闽ICP备17023284号 )
投稿邮箱:1098585@qq.com

GMT+8, 2019-8-26 04:15 , Processed in 0.045367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返回顶部